嗜血的金融与不归的大佬

2019-09-04 18:51 | 来源:未知

嗜血的金融与不归的大佬

一、

这两天和朋友聊到了上海那名一路从证券到房地产、最后折戟在P2P的大佬;又聊到了同期另几名未能善终的金融大佬。朋友感喟金融真是高风险行业。

而笔者却从现象想到了规律。某种人生版本,其实在这个圈子里一再演绎,共性太多:(以下内容只说行业,并不特指任一确定个人)

靠搏对一把杠杆起来了,坐稳上层社会,欲望汹涌。

被欲望推着再搏对一把杠杆再起来,基本此时已经江山既现、自我膨胀。我见过所有后来落马或倒台的商界大佬,无一例外都有过一段膨胀期,期间只能被拍马屁,早已听不进忠言逆耳。此时,还会有不少人对过往生活“一览众山小”,一个典型的征兆就是,有的人会婚外再有家庭和子女。

可是没有人的运气可以好风凭借力上青云一辈子。往往这个时候,老天爷都会给考卷做了。有的人这次是一把杠杆搏错了;或另有的人也可能因宏观经济换了个档,进入“资金去杠杆期、资产去泡沫期”。

要知道,财富起得快的,基本都是要用大杠杆的。很多人外面看看是像模像样的集团化经营资产很厚,里面一看全是短长资金腾挪,一堆资产拉久期,一堆债务在生息。凡是这种,对资金供给和资产升值的需求是刚性的,有一样不行了,或一个项目长期摆不平,他不为人知的实际资金链条,就已经拉扯得厉害了。

这个时候大佬们一急,都会想到直接与融资能力挂钩的战线。

讲个大的。笔者曾亲眼所见某去年发生过债券违约的大型民营集团“无中生有”地搞出一大笔钱。他们2016年收过南方某城商行N的股权,其资金来源,就是靠其自己实际控制的多个融资平台,先分别陆续向N总共贷出了约30亿;反手,再用一个干净的主体,出资不到20亿,入股N的股权,并跃升至N的第一大股东。

本钱30亿本就来自银行贷款;出资的这20亿回头还能拿银行股权质押掉又回血一部分;更关键的一点是,当上了大股东后,银行或多或少就被“绑架”了,有的几乎成了股东的“钱袋子”。

讲个小的。如果这种腾挪,正好发生在2014、2015这样的网贷平台圈钱期,那么其实操作起来更方便,就是把自己左手的资产,绕三个弯弯,“资产证券化”到自己右手的募资平台上呗,变成自己募资投向的标的。约摸达成自己开了半个小银行的“自产自销”效果,不就好了嘛。

但是,该算的账,老天只会延后,却一笔都不会放过。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二、

我有一个看人很准却嘴巴很毒的朋友,口头禅叫“君因此兴、必因此亡”,除非,这个“此”是大德正义向善之类,没法通向“亡”。

这句话,有个同向意思的谨言,叫做“德不配位/财,必有殃灾”。这种老话看似没什么逻辑,但只要把时间轴一拉长,好神奇,总是灵验。

有的人靠心机上位,但最后很可能因只有心机而没有正心,反而在位子上犯事儿下马;

有的人靠跟人上位,那个贵人有朝一日不得势了,麻烦的就是怎么切割和自保;

有的人靠一把运气糊里糊涂地就起来了,他们一般都在弄明白之前,运气就没了就跌回去了;

有的人靠大杠杆起家,但你要知道,配在这个东西背后的都是大欲望。人的欲望其实也是刚性的,贪欲跟毒瘾对大脑的作用没啥区别,一招起来后,过往的小康人生就已经不能分泌多巴胺了,你叫他活回正常生活里他就像抑郁症,都是要靠再来更大的获利,从而刺激快感的。

不信,去看那些拿过又快又大的钱的人,20年后的人生都怎样了,有几个能够收手的。就举一个例子,327国债里头,赢钱最多的四个人,结局是三个死一个进去了。

哦对了顺便,327国债里,文章开头说到的上海这名大佬,也是押对宝的多头中的一员,那是他的第一桶金。

三、

但笔者也不是只破不立,说得好像赚钱有罪一样。当然不是。我们把一切回归初心和基本面,想一想他们该有的路径和面貌。

金融学的概念我就不搬了,用我自己的话说。金融的发心,就是资金更高效地配置,作为搬运工把钱从资源冗余效率低下的地方搬去资源稀缺效率高企的地方,从而在总量不变的情况下获得更多产出。然后把多创造出来价值,更多地放去别人的口袋,自己留一小部分。

记得社会价值,记得共同利益。

说句过于绝对但大家可以保持观察的话。做金融如果没有这个正心,那么,要么永远没有能力只能混在中下层,那这批人得天天眼巴巴看着大钱大权涌动而甘心平凡安守本职,相比其它行业,显然修心难度更大;而但凡有本事爬到了上层的,没个正心,大多难善终,到最后就要看功过相抵后的权衡,还要看你爬上去时踩掉过的人,会不会放一马。

沿着正心走路的人,虽然有的小事情上也变通,但多半在大是大非的利诱面前有边界感,这种人不会闯大祸,哪怕能力上差一点,至少善终没啥问题。

如果心歪了,不说诈骗那么严重吧,即使是把金融搞成零和游戏,喜欢无论显性或隐性地从别人口袋里掏出特别大的钱的,你去看好了,只要时间周期拉得足够长,几乎没有善终的:到最后,败光的败光、抓的抓、逃的逃(望北楼的望北)、绝症的绝症、抑郁的抑郁、死的死……

人生的努力,到最后结出的果子是“五福”,富贵只不过是其中一福。人生里啊,单求富贵或单求安乐,其实都不难的。但两样都有,非常罕见!

四、

我的老师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起楼”。

第一种,是做大下面“德”的盘子,地基多深楼才能多高。这更多是守着一个比较正的社会价值观的,企业每一步发展也基本是围绕着这个价值观在开拓,而不是一天到晚搞和主业八竿子打不着的“多元化经营”;就算发心小一点的,也是为了全公司几十几百上千号人谋福利的,做出点对得起用户的产品。

在这种在共同利益护航下的做大,讲真的道阻且长会很累,但是可以走得远。

第二种,是挖别人的土来造自己的楼,没什么社群价值共同利益,即使嘴巴上说两句也是场面上打打嘴炮,心里都是贪婪。这种人在大是大非面前一般都会踩边线、破底线,所以起楼反而往往更快更顺。但是很神奇,他们挖过的所有社会的利益别人的土,最后会在前方远处汇聚成一个巨大的坑。都等着呢。

而过程中因为太顺太爽被众人捧抬惯了,他们的自我膨胀会让他们走路不带拐杖,所以掉坑的那一刻,连个帮他挡一挡、撑一撑再爬起来的工具,经常都找不到了。

所以,不是所有的金融都嗜血、不是所有的财富都造业。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有一条最隐蔽的捷径,叫做以德驭术,沧桑正道。

还有一根一路可执着帮自己的拐杖,也是人为什么要超过自己和家庭一生享用已足够的事业(和财富)的原因——不是喂养张着血盆大口的一己之贪(未必是贪财富,包括对大江山和大权力的贪),而是,找到社会价值、共同利益的落脚点。

倚着这一落脚点,求了一幅字,送给你们共勉。

千江有水千江月,

万里无云万里天。

嗜血的金融与不归的大佬
 
网赌极速赛车 pk10开奖记录 山东群英会选号技巧 上海11选5 极速赛车每天稳赚技巧 吉林快3代理 山东11选5计划 北京快3 河北快3代理 众盈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