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央行“放水”能否解经济之“渴”?

2019-10-02 12:26 | 来源:未知

欧央行“放水”能否解经济之“渴”?

打开工具箱,调出所有“武器”,欧洲央行近期释放“超预期”宽松政策:将存款利率下调10个基点至创纪录的- 0.5%,且为2016年3月以来首次下调;还宣布自11月1日起,重启资产购买计划,规模为每月200亿欧元;引入分层利率,超额准备金有一部分免于负利率(- 0.5%)的惩罚,免除的部分享受0%的利率。

在外界分析看来,处在离任倒计时之际的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将货币政策“倾其所有”,尽显鸽派态度,这意味着欧洲央行将在时隔三年半之后重新启动具有相当力度的货币刺激组合手段,此举能否提振欧元区经济?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们将给出自己的分析。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

中山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 李湛

嘉盛集团首席中文分析师 黄俊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 赵雪情

中信证券分析师 明明

FXTM富拓货币策略和市场研究全球主管 Jameel Ahmad

欧央行重启“宽松”武器 对经济提振几何?

从2008年金融危机至今,欧洲的经济状况似乎一直都不够“太平”。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赵雪情指出,对于欧洲,2019年形势格外艰难,全球贸易摩擦此起彼伏,外部需求弱于预期,拖累制造、投资和出口。第二季度欧元区GDP环比增速减半至0。2%,同比增长1。2%,处于2016年以来低位。经济衰退风险从外围向核心蔓延,“火车头”德国甚至陷入困境。难民危机负面效应还在发酵,意大利政治风险再掀波澜,英国脱欧不确定性进一步损害欧洲经济前景。

“尽管8月欧元区一些经济指标出现回升势头,但难以抵御放缓整体趋势。特别是,在美联储实施降息后,基于自身经济低迷、财政支持政策难以协同、通胀回升走势恶化等因素,欧洲央行不得不承担重任,推出新一轮刺激计划。”赵雪情说。

在她看来,内忧外患裹挟,欧洲央行别无选择转向宽松。在8月利率决议中,欧洲央行已做好铺垫,表示“计划将基准利率保持在目前或更低水平至少到2020年上半年”,计划评估包括利率分层制度、新一轮资产购买计划在内的政策选项。

“超预期”的宽松对于经济的提振作用似乎并不乐观。中信证券分析师明明认为,为提振经济,欧洲2015年曾实施资产购买计划,时间长达4年,总规模约2.6万亿欧元。受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叠加贸易战和欧盟政治动荡等影响,欧洲经济基本面表现疲弱,引发经济增速下行、陷入衰退的预期,欧央行在此环境下重启宽松的货币政策。此次欧洲央行货币政策工具箱新增“分层利率工具”,旨在减小负利率政策对欧洲银行业盈利能力的损害。

从2008年之后的量化宽松(QE)以及降息政策来看,宽松的货币政策对于经济的刺激逐渐减弱,对于通胀的影响有限,对于债券价格和股票市场存在明显的促进作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欧央行基准利率下降空间受限,主要依靠QE对经济进行刺激。从历史来看,QE对经济的刺激效果越来越弱,对通胀的刺激效果存在,但是效果有限,对国债收益率下行以及股票指数上升促进作用明显。

明明说:“与历史进行对比,我们认为此轮宽松的货币政策对经济和通胀的刺激有限,或将进一步推高国债价格和股票指数。”

中山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李湛表示,欧央行最新的货币政策提振投资者情绪,但效果不佳。受欧央行重启货币刺激政策的影响,金融市场投资者的情绪也得到了一定提振,但乐观情绪并没有维持太长时间。

9月12日欧洲股市实现了小幅度的普涨,亚太股市与美国股市也同步上扬,标普500指数收盘距离历史最高收盘点位咫尺之遥。但总体而言投资者仍然偏向谨慎,并没有大量买入风险资产,全球股市普遍出现短时间冲高后回落的情形。德国、法国和荷兰10年期和30年期国债收益率均升至六周高点。

李湛指出,市场现在难以确定欧洲央行或美联储的进一步宽松政策是否会产生重大的根本性影响,因为长期以来利率一直处于如此低的水平。特别是对于欧央行,市场担心其政策已接近极限,欧元区的货币政策制定者在缺少财政政策的帮助下是否真的能够有效提高过于疲软的通胀。此前德国财政部想增加投资刺激经济,但总理默克尔并不同意,而意大利又因为财政预算问题与欧盟纠缠不清。

嘉盛集团首席中文分析师黄俊认为,目前,大众对于欧洲央行货币政策提振经济效果的看法比较悲观,原因之一在于,从根本上看,欧元区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不能统一。如果仅仅调整货币政策,而财政政策不同时进行改变的话,很难令经济完成结构性转型,也难以真正促进经济的发展。

当前,欧洲央行撒下的只是“救命钱”——用以维持目前欧元区经济的运转,并非能提振经济。在短期内迅速重启购债计划,意味着当前欧元区经济下滑的速度远超欧洲央行此前的预期,市场对于欧洲经济整体的信心都在减弱。

拉加德即将上任 哪些因素影响欧洲经济走势?

德拉吉的接任者拉加德即将上任欧洲央行行长一职,对于其“前任”留下的政策,分析认为拉加德大概率会是“萧规曹随”。

FXTM富拓货币策略和市场研究全球主管Jameel Ahmad指出,新的欧央行行长应该也不会影响到货币政策的方向,因为决定货币政策的投票群体是比较大的,一个新的央行行长不可能凭借一己之力决定货币政策走向。

但他也强调,市场上确实会有很多担心,因为德拉吉任欧央行行长的时间较长,在他的任期内整个环境和政策是比较稳定的,且他个人本身非常受到业界和市场尊重,所以考虑到现在急速变化的市场,投资者还没有想好未来新行长上台后会对欧元和投资者信心产生何种影响。

赵雪情则表示,未来欧洲央行将小步缓行。尽管本次欧洲央行利率决议非常鸽派,但未来仍将审慎操作、小步缓行,主要有三点原因:一是空间小。欧洲逐步结束QE,但深陷负利率,前期也未把握节奏跟随美联储加息、缩表,如今货币政策可操作空间相对有限。

二是留余地。本次议息会议处于央行行长换届以及英国脱欧、意大利政治风波等重大事件的关键时点上,11月重启QE即为下任行长拉加德应对后续冲击留有缓冲空间。

三是保稳定。当利率降到更深负值区间,对实体经济的边际支持效果减弱,却对银行业、金融稳定产生负面效应,需要审慎行动。

哪些因素将对欧洲经济的未来起作用?Jameel Ahmad进一步称,其实单就货币政策的变化而言并不能解决欧洲的所有问题。欧洲的问题长期存在,必须要进行配套的结构改革和政治改革,政党需要做得更多来刺激经济,而从欧洲央行的角度来说,现在也很难再有其他工具来刺激经济了,但很不幸的是欧央行在过去这些年采取的很多举措对于欧洲经济数据并没有太大提升,原因就是仍缺乏结构性改革,但是结构性改革在欧盟层面是很难执行的,因为各个国家都有它自己的政治议程和它自己的政党。

正如明明所言,欧元区只有统一的欧央行,却没有统一的财政部,使得欧央行和各国财政部门缺少配合。QE的钱大部分流入各国的国债,但是各国的财政赤字规模一直在缩小,政府不愿意新增更多的债务去促进经济发展,因此欧央行的资产购买计划只是单纯的压低国债的收益率,以及和其它的经济部门争夺优质的无风险资产,造成优质金融资产价格的上涨,加重贫富差距,资产价格的上涨反而吸引资金进一步脱虚向实,效果适得其反。

欧央行加入全球“降息潮” 对世界经济影响多少?

正值“多事之秋”,欧美共振,全球货币政策转向趋势正式确认。

赵雪情称,当前,全球经济下行风险增大,IMF调整前景预测,全球GDP增速将进一步回落至3.2%,较2018年再度降低0.4个百分点。随着基本面预期变化,2019年约30个国家和地区的央行或货币当局宣布降息,更多地释放鸽派信号。在美联储实施降息后,欧洲央行政策操作至关重要。

她认为,此次议息会议后,欧美货币政策同向共振,互促宽松,将对流动性格局产生重大影响,也标志着全球将正式迎来新一轮降息潮。一方面,全球货币政策转向宽松,对实体经济产生一定支撑作用,新兴市场也获得了“喘息之机”。但另一方面,货币政策并非万能良药,更需警惕流动性阀门再度打开后债务负担、资产价格泡沫加剧带来的潜在震荡。

“从历史来看,欧央行开启资产购买计划后,会造成欧元区资金外流,主要流向是全球债券市场。”明明指出,2015年初欧央行开启资产购买计划后,欧元区权益资产和债券资产的净流出速度开始加快,其中债券资产的净流出规模远大于权益资产,而且从持续时间来看,债券市场的净流出规模持续的时间也更久。

从绝对量来看,欧元区权益资产的资金净流出并不明显,大部分时间权益资产都是处于净流入的状态,因此欧央行开启资产购买计划之后,对全球的债券市场的影响更大。

明明进一步称,2015年欧央行开启资产购买计划之后,欧元区的国家对美债的持有量迅速上升。欧元区实行资产购买计划后,债券市场投资者考虑到未来欧元可能会贬值以及海外较高的收益率,因此欧元区债券市场的资金大规模购买境外债券,尤其是美国国债。

欧元区的QE通过资本跨国流动为全世界注入了流动性,对于全世界经济来说是促进作用,但是因为资本流动的规模相比于各国的广义货币(M2)规模较小,影响有限。此外当欧元区有停止或者减缓资产购买计划的迹象时,外流的资金会出现回流。而从黄金价格来看,黄俊则指出,黄金价格的走势主要是受到美联储货币政策周期的影响,黄金价格的涨幅与美联储货币政策息息相关。从目前的情况看,美联储并未进入降息周期,也不会改变前瞻指引,黄金目前的涨幅并不高。在美联储确定进入宽松周期后,黄金价格可能会出现更大幅度的上涨。

黄俊还强调,其对明年全球经济前景的态度较为悲观。欧洲方面的问题暂时无法得到完全解决,同时,仍需要继续关注中美之间的关系和发展。另外,新兴市场经济体也值得继续关注,尤其需要关注美元债务较高的国家。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股市、债市和汇市仍有可能面临不确定性风险。

拉加德上任后首要任务有哪些?专家:修复鹰鸽两派裂痕

欧洲央行9月26日宣布,执行理事劳滕施莱格(Sabine Lautenschlaeger)9月25日辞职,10月31日生效。这是欧洲央行10年来因政策主张分歧离职的第3位德籍理事。

上海华尔街见闻网报道,欧洲央行并未说明她的辞职理由。

法新社报道,一名行内消息人士称,长期负责银行监管工作和担任央行主管官员的劳滕施莱格“考虑(辞职)已有一段时间,9月12日的降息决议成了她辞职的导火线”。

鉴于欧元区的经济增长率和通货膨胀预估皆走软,欧洲央行决策官员12日决议,将关键利率进一步调降为负值,并再度启动大规模收购公债和企业债的措施。

恢复购债行动撕裂欧洲央行长期对立的两派意见。其中“鹰派”人士质疑货币宽松政策,“鸽派”人士则和即将卸任的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同一立场,赞成央行采取支持经济的干预措施。

专家认为,劳滕施莱格的辞职,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近年来经济复苏领先于欧元区其他国家的德国,对于欧洲央行鸽派政策的不满。

ING荷兰国际集团德国首席经济学家布哈泽斯基在最新报告中分析称,如果劳滕施莱格的辞职真的是对于欧洲央行量化宽松政策的抗议,那无疑将加重欧洲央行内部鹰派和鸽派之间的分歧。

“虽然在某种程度上有不同意见也可以被看作欧洲央行迈向成熟的必经之路,但同时也透露出目前其内部的脆弱。”布哈泽斯基认为,拉加德在11月出任欧洲央行行长后,首要工作之一是修复内部鹰鸽两派之间的裂痕。

上海11选5走势 山东11选5 荣鼎彩开奖 上海11选5开奖 极速赛车规律公式 W彩票计划群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 湖北快3走势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爱彩票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