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产业切莫重蹈“制造路径依赖”

2019-09-04 18:49 | 来源:未知

新兴产业切莫重蹈“制造路径依赖”

近期,A股六大LED芯片企业2019年半年报相继发布。除三安光电外,其他五家LED芯片企业华灿光电、乾照光电、澳洋顺昌、*ST德豪、聚灿光电扣非净利润均处于亏损状态。面对行业利润整体下滑的窘境,上述六家LED芯片企业在半年报中都提到了“行业产能过剩”及“LED芯片价格下跌”。

LED芯片富贵之身遇窘境,新兴产业切莫重蹈“制造路径依赖”

美国发动贸易战特别是对中兴和华为的制裁,刺伤了中国人的民族自尊心,也给“芯痛”的中国注入一剂强“芯”针,舆论似乎又看到了中国芯片弯道超车的机会。

觉醒总比麻木强。但满腔的热情代替不了冷静的逻辑推理。当下的中国,要想在芯片等尖端技术上追赶发达国家,需要时间,更需要路径的更新。

值得关注的是,传统的中国制造往往是一哄而起,又一哄而散。如今新兴产业似乎也在误入这一怪圈,陷入“路径依赖”的泥潭。

“路径依赖”(Path-Dependence)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经济学家道格拉斯·诺斯创立的理论,其特定含义是指人类社会在制度变迁或技术演进中均有类似于物理学中的惯性,一旦进入某一路径,无论是好是坏,就有可能对这种路径产生依赖。当人们做出某种选择,就好比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惯性的力量会使这一选择不断自我强化,并让你轻易走不出去。

中国制造正是低端、组装、代工(OEM)、重复投资、产能过剩的路径选择,并一直沿袭了数十年。其路线图是,先炮制一个时尚概念,比如智能制造、生物医学工程、新能源等,各地竞相布局,高价引进国外的设备、零部件,或以市场换技术,待到中国具备相应技术和能力时,便出现了产能过剩,低价向国外出售,于是又引来国外的反倾销。

新兴产业意味着可以创造更高的附加值,但是中国一些新兴产业没有获得高利润反而跌进低附加值陷阱。一些新兴产业与传统制造业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只是徒有名号。事实上,在一些高技术企业里,中国仍然处于价值链的弱势位置上,局限在组装、加工制造等低附加值环节,并继续付出资源消耗和环境污染的沉重代价。

这种路径是因为中国制造渗透着浮躁的气息,前脚踩油门,后脚踩刹车。比如光伏产业的环保节能基因决定其必然是朝阳产业、新兴产业,用“烈火烹油”来形容当初中国光伏产业突飞猛进不为过。几年前,全国有20多个城市提出要建千亿元的光伏产业基地或产业园区,而彼时中国总共只有3000亿元的市场容量。中国2011年的光伏组件总产能达30GW,而全球装机量只有20GW。产能的无序扩张和过剩,使中国光伏产业遭遇窘境。

如今对照LED芯片产业,如果不及时调整,很可能步当年光伏产业的后尘。

LED 是取代白炽灯、钨丝灯和荧光灯的潜力光源,LED 照明市场发展空间广阔。LED产业链上游是LED芯片行业。作为典型的资本、技术密集型行业,LED芯片行业技术含量高、设备投资强度大。近年来,设备国产化降低了LED芯片行业的投资门槛,加上地方政府为了招商引资的需要,纷纷提供大额设备补贴,共同促使中国LED芯片行业进入了产能快速扩张期。这也导致LED芯片行业竞争越发激烈,出现了供过于求。

市场永远是资源配置的决定力量。当LED芯片从稀缺到过剩,市场配置资源的无形之手就开始动作。

在此情势下,*ST德豪等芯片企业就成了“出清”对象。结合2019年的经营情况,2019年7月,*ST德豪董事会最终同意并授权管理层按计划稳妥实施以“关停并转”为手段尽快处理芯片制造业务,争取在2019年第三季度完成。从拟定关闭LED芯片工厂的计划,到真正宣布关闭,*ST德豪“犹豫”了大半年的时间,最终没能“熬”过去,不得不黯然退出LED芯片市场。

据业内人士透露,由于产能过剩,全球LED芯片供应量预计将在2019年超过需求量的15-18%,到2020年还将超过10%以上。

这就要求国家及时调整芯片产业政策,比如适当减少LED芯片的补贴,同时,根据市场需求,及时提供产业目录,供投资者参考,避免盲目投资。就企业而言,在LED芯片产能进入出清的阵痛期,是掌握核心技术、拥有较多自主知识产权的龙头企业乘势扩张、抄底并购的良机,自身优势有望进一步巩固,在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高中大显身手。

极速赛车怎么买比较稳 河北11选5走势图 辽宁快乐12 万利彩票计划群 e乐彩票计划群 吉林快3 山东11选5开奖 必发彩票计划群 北京28预测 麒麟彩票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