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猪肉上涨为什么?污染太大!

2019-09-04 09:28 | 来源:未知

叶檀:猪肉上涨为什么?污染太大!


       要不要禁止小农户养猪?

  二师兄的价格还在涨,有的地方已经出现变相的肉票。

  怎么办?各种反思,我最近看到的爆款文章,除了该死的非洲猪瘟外,都在检讨,当时不应该禁止农民家庭养殖,一刀切太过份。

  我们前两天写过一篇文章,《叶檀:大变化!二师兄身价大涨房子不是储蓄罐!14亿人最关心的事全变了!》,写了猪价上涨的原因。

  这段时间,二师兄的热度一直在上升,反思太线性,缺乏整体思维。这样的文章更像旧时代文人写的文章,而不像现代有科学素养的人写的文章。

  不想骂谁,而是觉得,线性思维对决策有害。

  先看饭统戴老板的文章《中国养猪往事》,讲的主要是悲催的、养猪上市公司雏鹰牧业,是怎么一步步走到退市的地步的。

  里面有很大篇幅,讲到了四五年前,是怎么禁止小农户养殖的。

  时间苦短,我就直接大篇引用了吧。

  2014年,我国农村和农业环保领域第一部国家级行政法规《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实施了,对散养户的管理开始趋严,全国开始在南方水网133县、京津冀等区域划定禁止养殖区,养猪逐渐成为各地“嫌弃”的低端产业。

  效果是惊人的。目前全国划定的禁养区4.9 万个,面积63.6 万平方公里,关闭或搬迁禁养区内畜禽养殖场21.3 万个。从2015到2017年,累计清退产能约6000 万头。这些宏伟的数据背后,是一个个家庭养猪户的永远离去。

  引导散养户退出养猪领域,大方向没有问题,问题出在执行层面,本文就不展示养猪户在网上的那些伤心留言了,这里只引用一段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吉炳轩在2019年6月25日审议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修订草案时的谈话:

  “去年一些地方为应付环保检查,把农民家里的猪圈、鸡舍、羊棚全拆了,农民意见很大,认为这是胡来,不是真正解决问题的办法。不让农民养猪、养鸡、养羊怎么能行呢?应在粪便的处理上想办法,而不是毁掉鸡舍、扒了猪圈。”

  没有说该不该取缔,暗含的意义比较明确,当时的一刀切难辞其咎。

  再看最近流传甚广的另一篇文章,《养猪大王的四十年》,讲的也是挺动情的一个故事。

  文章开头是这样的:

  两个月前,兽爷一位朋友、浙江天天田园集团公司董事长葛云明的最后一个猪场——平江万猪场,被彻底关停。

  关停那天,他哭得稀里哗啦的。

  葛云明是绍兴市生猪产业协会会长,他掌握的生猪在栏数一度达到16万头,是绍兴最大的猪场之一。

  但过去四年,他的所有猪场都被陆续关停了。他想复养,但找不着可以复养的土地。

  最近只好研究能不能出国,在斐济岛养猪。

  葛云明和我聊了很久。他的起家,顺应了短缺时代的需求,壮大的背后,更少不了政府的扶植。后来,环保逐渐成为影响养猪业的重要因素,最后甚至可以一票否决。

  他养猪的四十年,中国农业的治理术不断登场。从渐进到激进,从完全鼓励到鼓励规模化,再到减量,直至一些地方限养甚至禁养。这绝不只是简单的令行禁止,而是农业、环保和土地三个部门长期博弈的结果。

  环保,还是环保!

  猪猪和牛牛的污染太厉害?

  猪猪牛牛的污染很厉害?

  好象是的。要不然,整治环境的特殊阶段,也不会矛头对准养殖业。

  据生态环境部消息,2018年10月23日,中央第三环保督察组向黑龙江省委、省政府反馈意见。意见特别指出,正邦集团在肇东市建设的两家年产10万头的生猪养殖场,2018年2月擅自停运污水处理设施,向厂区外草甸偷排高浓度废水,严重污染环境。

  督查指出,畜禽养殖污染治理推进缓慢。全省规模化畜禽养殖场3465家,粪污处理设施配套率为46.5%,通过环评审批的比例仅为46.8%,且设施不正常运行、废弃物随意排放等违法问题普遍。

  态度之严厉,可想而知。

  地方实行起来更严格。

  2018年9月17日,《南阳晚报》文章《全力整治养殖污染 还我一片绿水青山》, 2016年,溧河乡党委、政府在畜禽养殖场关停、搬迁、取缔、拆除上狠下功夫。2017年以来,该乡共依法取缔、搬迁畜禽养殖场89个。全乡12个行政村中的7个村被评为省级生态文明村。

  记者在溧河乡实地采访几家原来的畜禽养殖场看到,养殖场已全部关停、搬迁,刺鼻的气味没了,昔日混浊的河水逐渐变得清澈。

  现在看上去有点搞笑,但是,放在当时的环境下,一点也不搞笑。当时,大家最关心的是空气,是水污染,是重金属污染,有关方面必须有所应对。

  从经济学角度,加上历史的同理心,我们对现在看来可笑的事,将会抱之以历史之同情。

  不能不承认,养殖确实有污染,还挺厉害。

  查万方数据,2004年《云南环境科学》就有论文《官渡区猪牛养殖污染现状分析》,2004年,官渡区养殖猪牛共计达21174头,年排放污水达26169吨,造成环境污染。

  养殖有污水,有粪便,叶檀财经的一个小伙伴说,可以育肥,可以发酵,可以像吉尔吉斯斯坦一样,牛粪马粪拿来烧啊。

  说起来容易,现在是天然气时代,也是工业时代,农民朋友有那个时间去捡粪,还不如去打工。除非猪猪的粪便处理工业化了,污水处理有利可图,否则,谁会去那个时间处理二师兄的粪便。

  二师兄不光会拉,还会放屁。

  来看一组美国的数据。美国每年进行处理的粪肥超过3.35亿吨。将巨量被贮存的粪肥喷洒在空地上也会造成空气污染。一个州的养牛场和养猪场每天产生300吨氨。在美国,甲烷气体(比二氧化碳气体的毒性强23倍)的分布在14年中增加了25%(从1990年到2004年)。

  美国因为地广人稀,工业发达,还好一点,如果美国也像中国那么拥挤,估计他们也会对二师兄和牛牛们起杀心。

  2013年10月26日,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发表报告,指出,畜牧业排放的温室气体占全球14.5%,畜牧业每年所排放的甲烷量相等于1.44亿吨石油,足够为整个南美洲供电。

  畜牧业所排放的温室气体当中,有45%是生产饲料时排放,另有39%是动物排出的气体。FAO指现今的减排方法如改善牲口的餐单、选择饲养胃气较少的牛等,可以减少30%的排放量,粮农组织说,为了地球的环境,赶紧行动。

  看看,近百亿人加上几十亿头牲畜的用水、粪便处理,确实是件大事。不光是中国的大事,也是国际社会的大事。

  文人不能解决二师兄难题

  从古至今,吃饭吃肉,是天大的事。从2019年4月到8月,29个省份出台了20多亿的吃肉补贴政策,让人想起凭票买肉史。

  二师兄上了国务院会议,成为全国明星。现在允许养猪,是因为禁止养殖的成本更高,关系到千家万户的菜篮子。

  四五年前,二师兄身价正低的时候,大家关心的是空气。空气黑乎乎的,大家呼吁治理环境,没人关心二师兄的死活。

  任何一项政策的出台,都是成本综合考量的结果。

  养殖政策如何,无非是在治理污染和肉价适度上涨之间取得均衡,为了环境,降低三分之一的养殖量肯定有问题,但对养殖污染视而不见也不是常态。

  取得的办法是收取企业环境税,企业会转嫁到消费者头上,最终还是提升肉价,让吃肉的人为环境买单。还有个办法,允许环境继续污染,直到大众无法忍受,自愿要求减少小农户养殖。

  中国的变量是民众对环境的承受力,对肉价的承受力。

  计算下来,最好的办法是取消过小的养殖户,容忍百头以上的养殖户存在,这样环境会得到一定的改善,肉价也不会上天。

  这就是均衡。

  而均衡点,是文人再灿烂的文笔也无法计算出来的。要靠实事求是的专家,甚至得是博弈论专家。

  我尊重漂亮的文字,更尊重能够解决难题的实干家。
加拿大28 广西快3 极速赛车分析 智慧彩票投注预测APP 上海11选5 极速赛车是正规的吗 极速赛车精准计划软件 山东11选5开奖 极速赛车是否全国统一开奖 大资本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