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医院船对美国的病毒有用吗?

2020-03-22 10:37 | 来源:未知

美国医院船对美国的病毒有用吗?

本周,中国在抗击新冠病毒疫情的总体战中取得了决定性的进展,不仅实现了本土病例0新增,多地还实现了确诊患者的出院清零;然而在世界范围内,新冠病毒的全球性扩散还在持续之中,几乎所有的西欧国家和美国都受到了严重的冲击,经济和社会秩序都受到了巨大的影响,即使全世界最强大的美军也无法幸免,在以美国陆军为主力参与的“欧洲防御2020”演习大规模缩水之后,美国海军也慢慢体会到新冠病毒的“威力”。与此同时,随着解放军报本周头条的一次宣示,中国陆军的合成营作为陆军机动作战的基本单元的地位也得以确立。中国海军的新一代陆军作战力量建设,无疑走向了一个新阶段。

被新冠打扰的“强壮之年”

对于美国海军而言,2020年原本被看作是扬眉吐气的一年。年初,美国海军少见地在海上同时部署出以“杜鲁门”、“艾森豪威尔”和“罗斯福”号航母为核心的三个航母打击大队,一举消灭了去年下旬以来在西太平洋上持续几十天的“航母空窗期”,为今年美海军的全球存在开了一个好头。

美国“杜鲁门”、“艾森豪威尔”两艘航母日前已经在中东水域会合

按照计划, “杜鲁门”号马上就要部署期满(该舰虽然于2019年11月才出海部署,但其部署期是从该舰2019年9月遭遇重大故障前开始计算的),接下来将与“艾森豪威尔”号交班并离开中东水域,返回本土时将顺路在地中海和大西洋水域巡航。西太平洋方面,今年上半年始终有“罗斯福”号压阵,理论上能够维持到“里根”号航母完成例行维护后出海部署。如此一来,美国政府无论想在欧洲、北非、近东、中东还是远东进行力量展示,都能方便地就近派出航母打击大队。

不过随着新冠病毒在美国本土的蔓延,美国海军也开始受到病毒的影响。虽然美军的作战舰艇都航行在海上,但一来舰船都有需要靠岸的时候,舰上水兵上岸出差也好,休假也罢,只要和岸上人员发生了接触,就有可能感染上新冠病毒;二来美国海军在有各种水面舰艇的同时,还有大量的岸勤单位。从军港码头,水兵和军官军校到海军的岸上指挥机构,再到为水面舰艇、潜艇提供维护保养的海军船厂,为舰载飞机提供非部署状态下训练、维护和保障的海军航空站,甚至隶属于海军,鞍前马后修造各种基础设施的海军工兵部队,各种需要频繁发生人际接触的单位,爆发新冠病毒的可能性都不算小。

 

海军航空站有大量各种军舰上来的舰载机,也有可能成为船上传染源的来源之一

截至本周六,美国海军通过不同渠道感染新冠病毒人数已经达到至少15人,其中3月6日和16日,美国海军位于意大利那不勒斯的海军活动支援中心先后有两名水兵被确诊;3月14日,位于圣迭戈的海军训练学校由于连续3人被查出新冠病毒阳性被迫关闭;3月15日和3月17日,停泊在美国西海岸圣迭戈海军基地的“拳师”号两栖攻击舰上先后有两名水兵被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3月16日,停泊在华盛顿州埃弗里特的“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拉尔夫·约翰逊”号上的一名水兵与圣迭戈海军基地的“科罗纳多”号濒海战斗舰上的一名水兵被确认感染;同一天,美国东海岸的第二舰队司令部中,一名3月10日从德国出差归来的美国海军参谋也被确诊;3月17日,美国位于密西西比州的海军工程兵营一名文职被确诊;3月18日,美国东海岸诺福克海军基地内海军后备司令部的一名民间雇员,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征兵点的一名工作人员和佛罗里达州梅波特港HSM-48直升机中队的一名水兵确诊;3月19日,美国海军特种作战司令部一名军官在华盛顿州吉塞普-班戈海军基地内确诊……

 

多达15起感染,舰上和岸上都有,这已经是很明显的流行了

这些病例分布在至少6个地区,特别是3艘美国海军战舰上的水兵的确诊,意味着在这些空间狭小、人员密集的军舰上都有了大量的密切接触者,后续感染病例进一步增加的可能也相当高。而在圣迭戈海军基地内,病例出现在多艘军舰、岸上军校等好几处地点,表明病毒很可能已经在当地发生了严重的社区传染……

伴随着病毒传播的,还有美国海军内部不少官僚主义的“高度重视”。比如3月16日,就有美国媒体报道称,在3月15日美国海军“拳师”号两栖攻击舰上确诊了第一例新冠病毒后,舰上主官依然照常将大约80名水兵和军官召集到舰上封闭的军官餐厅内,进行了大约30分钟的会议——会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一米,远小于美国方面要求的6英尺安全距离;而按照美国媒体的报道,美国海军病毒检测套件极为有限,无法进行全面彻底而充分的检测。

 

“拳师”号的军官餐厅虽然面积不小,但要是召集80人开会……确实是挺危险的

随着疫情的延续,那些目前靠泊在美国国内各大港口内的舰船无疑处于危险的环境下。尤其是如果美军针对目前已经爆发疫情的东西海岸主要军港采取相对严格的防疫措施,那么类似海军船厂之类频繁要与民间发生关系的场所势必要停工歇业;发生确诊病例的舰艇要将所有舰员和密切接触人员送上岸隔离,对舰船内外进行彻底的消毒清洁;那些要备航出海的舰艇的准备工作自然也要小心进行,出航计划也可能要延迟;而那些正在海上执行任务的水面舰艇虽然无需担心被病毒感染,但由于缺少替换的人手,他们的执勤时间也有可能要发生变化;至于第七舰队在日本整备的驱逐舰和“里根”号航母,无疑也有可能受到日本防疫情况的影响,考虑到为办奥运会不惜一切的日本对于本土疫情遮遮掩掩的态度,横须贺基地内的美军就得自求多福了。

与此同时,美国海军与美国其他的军队一样,也已经从单纯的“旁观者”和“防护者”开始向“抗疫者”转变。对美国海军而言,因为没有类似C-17战略运输机这样方便快捷的大宗物资运输装备,从国外抢运鼻咽拭子之类的物资自然赶不上美国空军。其手头最重要的抗疫装备,莫过于其部署在本土的十多所医院和海军医学研究中心的科研力量。

不过在媒体报道上,最具备象征意义的,还是美国海军装备的全世界最大的医院船。也正因此,当美国海军宣布将向西雅图和纽约派出美国海军的医院船之后,中国国内的自媒体里也有人开始高呼美国国力强盛,并且顺便把美军账上的医院船数量从2艘吹水到了10艘,甚至35艘,毕竟吹牛在世界各国都是免税的,反正都是多说,几艘自然不如几十艘。

山东11选5开奖 彩宝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是哪个国家的 湖南快乐十分官网 福建泰顺棋牌俱乐部 安徽快3走势 k8彩票计划群 福建快3开奖 河北快3开奖 上海11选5